致敬勇士!采访人员实地探访岳阳市一医院感染科隔离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政务公开 > 卫生健康动态
 
致敬勇士!采访人员实地探访岳阳市一医院感染科隔离区
编稿时间: 2020-01-28 19:51 来源: 市卫健委
 

1月25日,大年初一。

一大早,采访人员来到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定点救治医院——岳阳市一人民医院南院,在感染科隔离病区近距离对话坚守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一线的医护人员们。

当天,杨景就来到五楼隔离病房,穿上白色防护服,戴上手套、口罩、护目镜和面罩,穿上鞋套。继而再在外面套上手术服,本来魁梧的身材更显臃肿。不到两分钟,严实的护目镜上就蒸腾起水雾。趁还没进隔离区,他将护目镜摘下,仔细擦拭一遍,戴上后径直走向隔离区……

作为市一医院感染科副主任的杨景,自1月21日开始已经坚守在病区5天5夜。他和医院集结的40多名医护人员一起,组成了我们市预防和控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最后一道坚实防线。

2M8A9688.JPG

与重症隔离病房一门之隔

在市一医院南院的感染科隔离病区,采访人员注意到,在进入重症隔离病房的过程中,总共要经过三道门。从医院专门的楼道通向病区的大门口,设有初步换衣的场所。采访人员在医护人员指引下披上手术服、戴上头套和手套、再穿上鞋套,就完成了最基础的第一层防护,佩戴时,橡胶手套必须将手术服覆盖到手腕上方的位置。随后,第二层防护是在手术服外再套上一层白色的防护服,此时再戴上一层手套。和先前一样,这层手套也必须覆盖到防护服手腕以上的区域。继而,医护人员会帮助戴上医用口罩。密封的防护服每次穿齐一套装备需要花上15至20分钟时间,且穿上后十分闷热,“穿上走十分钟,就全是汗了。”进入缓冲区后,采访人员会被要求戴上面罩。身旁就是重症隔离病房,透过门上的玻璃,就能看到病床上的重症患者和正在忙碌的医护人员。市一医院感染科主任、主任医生李四海介绍,目前,我们市确诊的5例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都住在该科重症隔离病房,医院调集了近50名医护人员24小时值班,全力救治患者,目前,所有患者病情都较为稳定。采访人员从护士站监控看到,患者中有人在打电话,有人在看电视,情绪都很平静,十分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

2M8A9659.JPG

夫妻同上一线自我隔离

上午10点左右,查完房的杨景来到护士站,略显疲惫的安排当天的工作。21日,在市一医院确定为我们市定点救治医院后,杨景第一时间报名参加,同期发了一条朋友圈:“17年前,我还是个学子,在市一医院实习。看着我的师长们无所畏惧走上抗击非典的战场。而今天,咱们也走向战场,学着前辈的样子,和死神抢人。兄弟们,加油,咱们一定会赢!”5天来,杨景一直坚守在隔离病区。我们市最早确诊的三名患者的标本采集,都是他一个人动手。“当时为患者采集送检标本时,患者剧烈咳嗽,喷出的唾沫都沾在防护面罩上……”说起这几天的工作,坚强的杨景也有一丝后怕。杨景的娘子王咏雪是市一医院呼吸科的副主任:“她肯定也会参加到救治工作中来。咱们5岁的孩子已经送到外婆家带了。两人都不敢回家,都不敢告知家人本人的工作情况。既怕传染家人,又怕家人担心……”一直刚强的杨景,语音出现了哽咽:“我是党员,我是医生,我应当冲在一线,但我也是父母的犬子,孩子的爹,过年都没能看见别人陪别人,心里挺不好受。”在市一医院感染科隔离病区,像杨景这样舍小家战疫情的医生还有很多。科主任李四海连日来一直坚守在科室,指挥调度医护人员,还要协调各部门工作,嗓子哑了,眼圈黑了;感染科副主任袁明娟,大年三十坚持值班24小时,期间收治4名患者,通宵未眠;市一医院东院ICU主任韩钱鹏博士刚从德意志学习回来就毅然要求参加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南院综合内科副主任李光有过ICU工作的经验,主动请缨加入救治团队,连日来主动参与采样急救,无怨无悔……值班中的杨景告知采访人员,面对危重病人不仅是身体上的疲劳,同期要面对被传染的风险,心理上也承担着不小的压力,“我现在基本不跟家里人见面,也不跟别人接触,但只要防护措施做好的话,咱们这里还算是比较安全的。

2M8A9705.JPG

90后担纲特护感人至深

“参加工作第一年就过年值班,我认为很自豪。”正在当班的护士严燕97年出生,在科里年龄最小。科室护士长赵梅梅告知采访人员,本人已经在感染病科工作了10年,原本科室里共有护理人员28人,发生疫情后,院方紧急调配,现在团队共有46人。其中90后占了多半,担纲主力。“别看她们年龄不大,但工作扎实,认真负责,面对危险敢勇往直前。”护士姚雪程刚刚喜生双胞胎宝宝7个月,正在哺乳期,而且本人也感冒了。在得知科室情况后,主动找护士长请战:“关键时期科室人手紧张,新人还要时间培训,我的情况不适合进隔离病房,做点外围工作总可以吧?”90后护士巢莎莎、宋妮新婚燕尔,两人都在备孕。疫情发生后,她们毅然推迟备孕时间,和姊妹们一起坚守岗位,轮流进入重症隔离病房值班。41岁的易敏慧是科里的元老,患有哮喘,属于感染的高危人群,本人还身患感冒。但她强烈要求坚守岗位。科里将物质供应的重担交给她。几天来,她跑前跑后,四处联络,确保科室的防护用品供应。前一天大年三十,一批防护服要运回科里。打不到车的她,拉上相公做劳工,开着自家的私车车,支使着相公楼上楼下搬……“谁都不愿意碰上这样的疫情。咱们科室,咱们病区是最需要防护的地方。我只想努力保障别人的防护,不能让医护人员在救命的时候遇上危险……”被同事们感动的易敏慧边说边泪流满面。采访中,护士长赵梅梅接到了孩子的电话,她只能告知孩子再过几天回家。“我丈夫在交通运输局工作,疫情来了,他也被派上了一线,在各个路口值班。”夫妻几天没回家,父母孩子焦急,“这是人命关天的工作,总要有人来做。既然干这一行,咱们就有职责和义务。家里的事,过几天再说吧。”离别时,赵梅梅和坚守在隔离病区的同事们举起了“咱们一直在”的标牌。“疫情尽管可怕,我相信咱们一定能战胜。”(岳阳市一人民医院  何克勤)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Baidu
sogou